艺术品展

艺术家

当前位置:中华艺术 > 雕刻家 > 英国雕刻家安东尼·卡罗那些未能实现的艺术构想
英国雕刻家安东尼·卡罗那些未能实现的艺术构想
  • 来源:中华艺术
  • 编辑时间:2020/8/4 10:57:40
  • 阅读:20916398 次

即便已经步入黄昏暮年,将近九十岁高龄,英国雕刻家安东尼·卡罗(Anthony Caro)依然在计划着他职业生涯中最为雄心勃勃的项目之一:为纽约派克大街中央分车带设计的巨大的抽象雕塑。

卡罗为这座城市方格网上的速度兴奋不已,他意识到,设计一个单片整体的作品没有意义,因为交通速度太快,你经过的时候只会看见雕塑一闪而过。

同时,他还希望设计出来的作品能让附近摩天大楼上的观光客、街道上的行人和汽车里的乘客都能看到。

所以他构想了一件“长形雕塑”,围绕中央分车带的植物和树木,也会呼应大街上接连不断呼啸而过的动态物体。

随后他进行了实验,按照1:20的比例建造了一个模型,这件雕塑不断增长,原先计划为整个街区的长度,如今增长了三倍到三个街区,也就是1/3英里(0.5千米)。

去世两年前,也就是在2011年,卡罗曾对此做出过解释:“这三部分的结构类似,但是有不同的节拍,就像交响乐里不同的声部。”按照天文学概念来说,他为派克大街设计的雕塑可以称得上是超新星。

荒谬图纸上的男人

卡罗与技师、助手们共同在工作室完成创作,这间位于伦敦北部卡姆登镇的工作室曾是一家钢琴厂,卡罗在1969年接管过来直至今天,为雕塑的不同部分进行打磨,现在的比例是1:4。

这些建的低矮的横向模型令人印象深刻,主要是大型台面板、柱子和带锈管道焊接而成,这种技术是卡罗率先发明的。他在1960年代早期对雕刻艺术进行了彻底改革。

\

其中一件名为Morning Shadows的雕塑,可以在英格兰北部约克郡Hepworth Wakefield艺术画廊最新展出中看到模型,以派克大街原型1:500的比例制作。

至于这些雕塑该如何架起来还在详细探讨之中。可以在英格兰进行焊接、镀锌及喷漆,然后用十个集装箱运送到纽约。卸到码头之后,它将被15辆卡车运送到派克大街现场。在那里,将会有三支12人的队伍(每街区一支队伍)通宵达旦的工作,在一个周末的时间里,使用两辆起重机竖起雕塑,接下来6个月这些雕塑都会保持在原地。

\

这些复杂的操作原计划在2012年3月份进行。遗憾的是最终也没能实现,卡罗没能够募集到足够的资金。尽管理论上讲根据这位艺术家的说明雕塑依然是可以被立起来的,但实际上卡罗去世之后,这项工作没能够继续下去。

“伫立”的野心

多么遗憾,卡罗为派克大街设计的史诗级作品原本应是他职业生涯里的高潮。但在某种意义上说,这件作品也没有完全失去价值,派克大道系列还有12件模型。与此同时,它也在我们的想象里繁荣永存,就像赫拉克勒斯的公共艺术与建筑,一度提出构想,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真正实现。

\

20世纪最有名的例子当属泰特林塔(Tatlin’s Tower)(1919-1920),这座巨大的螺旋形纪念物,是由乌克兰艺术家建筑家塔特林(VladimirTatlin)设计,按原计划高耸入云,达到400米高空。由于材料(铁、玻璃和钢)太过昂贵,泰特林塔没有建造出来。但这座塔的模型迅速成为现代乌托邦的象征,产生了巨大影响。

\

半个世纪之后,瑞典籍美国流行艺术家克拉斯·欧登伯格(Claes Oldenburg)开始提出城市环境下的纪念物构想。今年早些时候,他在工作室里谈到:“1960年代末期,我开始对建筑学,以及将物体转化为建筑物感兴趣。所以我对不少建筑进行了研究。这里还有他们的集合,其中有好几个是为纽约设计的。”

欧登伯格的设想最终只停留在荒谬的图纸上。比如说,在他1965年的一张草图上,一个巨大的泰迪熊慵懒的坐在中央公园的北部,让整个城市看起来像一个操场。至于派克大街,欧登伯格为其设计了两个纪念物。其中一个是巨大的冰淇淋被压碎在摩天大楼之间的大道上。

生活里需要有价值的公共艺术作品

“另一个,是从96大街一直滚到派克大街的保龄球,最终消失在中央火车站的洞穴里。然后重新回到96大街,再次开始滚动。所以当你在派克大街左转的时候一定要多加注意,因为保龄球可能会出现,并且不会停止。那就是你在派克大街会有的感觉。”

\

欧登伯格知道自己半开玩笑的构想绝不会实现。更让他感兴趣的是创造出这些好玩的观点,既有趣又有些难以揣测。最近,英国艺术家马克·渥林格(Mark Wallinger)提出了一个设想,在英格兰东南部的肯特郡的Ebbsfleet Valley建造一匹高达50米(164英尺)的纯血白马,与安东尼·葛姆雷(Antony Gormley)在盖茨黑德附近设计的20米高的钢铁天使遥相呼应。

渥林格的构想在该地区新地标设计大赛上获得了奖项,看起来一度成为现实。但是就像卡罗派克大街项目一样,他的“白马”因为缺乏资金而“难产”。

西蒙·沃利斯(Simon Wallis)说道:“我担任了评委。当大赛选择了马克的时候我兴奋不已,最终结果却令人难过。我想这主要是因为建造工程耗费过高。像这样的项目通常都会因为一些平凡的原因而失败:金钱,地产等。”

他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:“为什么在实现这些大规模项目的时候我们如此迟疑呢?就好像我们对这些作品的能力没有信心一样。北部钢铁天使之类的例子应当让我们更加大胆。我们的生活里需要有价值的公共艺术作品,并且我认为现在我们拥有的还不够。”

摄影师携“大眼球”拍另类作品
摄影师携“大眼球”拍另类作品 呼吁关爱眼
>随着科技的发展,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越来越离不开电子产品。但过度地沉迷玩手机、P...[详细]
中国移动杯·龙江色彩手机相机国际摄影大赛:冰凌花
中国移动杯·龙江色彩手机相机国际摄影大赛
>冰凌花,是北方高寒地区特有的一种耐寒草本植物,其学名为侧金盏花,属于毛茛科、侧金...[详细]
穿越搞怪雕塑引热议
穿越搞怪雕塑引热议
>   郑州百年德化新街地下商场内的穿越搞怪雕塑:关...[详细]
艺术作品艺术作品
艺术作品艺术作品艺术作品艺术作品艺术作品艺术作品...[详细]

CopyRight© 2011-2015 zgqy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艺术 版权所有

服务热线: qq1987369246 18612878329

备案号:京ICP备13006885